孵蛋箱電子雜誌

檔案夾發表意見首頁


May 16, 2002

一位馬拉松人的話

嚥得下這篇文章的人,基本上可算是成功了。
看得懂又能會意的人,才是成功的馬拉松跑者。

作者:馬修

一路跑來,最擔心的事終於又發生了。中二高事件又延燒了過去幾年的舊事,『龍勳』及張先生成了眾矢之的,又演繹成新團隊的催生。故事反覆地重演,只是主角不同,賽事服務並沒有愈變愈好,也完全沒有做好播種耕耘的工作。我用最短的篇幅簡述如下:

媒體對長跑的貢獻只有一次──蒲仲強長跑旋風讓許多前輩落淚。紀政小姐任總幹事時的『田協』辦了萬頭鑽動的台北國際馬拉松,絕對空前絕後(目前為止),是台灣馬拉松長跑運動普及的開端。

十年後,不知會員是誰的『路協』出來了,卻又變成努力平衡收支的辦活動機器。集合產、官、學、跑者代表的『馬協』於是應運而生,一心想深入校園,把學生帶出來跑,幾年下來已是彈盡援絕。至於目前大家抱怨的龍勳廣告可以連辦近十年活動,實在是因為他的服務還不是殿後的,所以有發展空間。而俱樂部的義行始終不曾間斷,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太平洋杯、北大杯、羅馬杯均已停辦,是最令人不捨的;國華、中縣慢跑、永和、土城、樹林、三重又熱鬧滾滾辦了好些年了。

台北的馬拉松已亂了章法,可能比交通還亂。最具歷史代表又最需呵護的曾文馬拉松,已經默默地當了二十年跑友心中的配角。十歲大的梨山馬拉松仍要細心照顧,才可長得更好。金山馬拉松辦得最用心,與太魯閣一樣最具國際發展潛力──這些都是我們大家努力經營所累積的資產,不可輕易唾棄毀壞。

四分之一世紀以來,台灣辦了不到百場的馬拉松,有百分之三十是集中在最近這幾年。照理說,頻繁的舞台一定可以淬鍊出很多出色的舞者,可是能夠在三小時內完成的又寥寥無幾。老幹出不了好新枝,必須要不停地翻播,才能長出更拔挺的樹幹,有好的林相、才好選材。

我是愛梨山的,忘記是否每年都有參加,因為時常碰到颱風侵襲而改期,但是參加總是有深深的記憶和感動。初辦的前幾年,賽程先下山折回經過出發點再上天池方向,為數不少的選手在經過 2000 公尺的高山的出發點時,索性不再往上跑,形成了有趣的畫面,幾年後大家也就慢慢適應了。有一年要發破場地紀錄獎金,結果公里數卻增加了兩公里,獎金當然發不出去,我忘了那時是誰辦的。九二一那年大夥兒賽完回到家尚未睡穩,就開始天搖地動,我們一早踩踏了 42 公里的山頭從此孤獨了將近 700 天。兩年後再去,我們這一群跑友也是上次最後一個離開房間的,雖然霉的發臭也沒有人嫌棄。

年年的到訪,看到背負許多種歷史悲影的梨山居民,觀念也一年年往前邁進──化肥改成有機肥,發現使水庫優氧化,又委託專家換肥料。沿途藍綠色的農藥也少見了,果子仍可愈種愈大。賽程中讓你深入結果累累的蘋果園,蔚藍的天空,涼爽的天氣。賽完全程後居民們竟然主動遞上米粉炒,我們了解他們了,他們也認同我們了。幾年前我們跑友還曾和少數農民為了馬拉松大打出手,現在我們互相以梨山有個馬拉松為傲的同時,WTO 已悄悄加入了歷史的悲影裡。

創意是每個馬拉松賽應該具備的,在我們那個時代,有創意的小孩準會天天討打;偶有佳作,也只是一句『阿不逗』的嘲諷。跑上 2600 公尺的梨山本身就是一種創舉,梨山之夜讓大家更接近梨山青年的聲音,去年更用心地包下全部房間,使房價低於以往──這些都是大膽有風險的創意作為。『華燈初上』也是風險高的創意,拿中二高失敗的例子而自毀辛苦經營的梨山成果,是非常不智的。如果真的抵制成功,各位又和五十年前的守舊島民何異?

『小官』夫婦投入梨山當了多年義工,以往的馬拉松稱霸者有誰仍情牽於長跑?有誰仍獻身於馬拉松義行?小官的際遇是夠悲壯的,那一代的政府、社會和跑者都曾虧待過他。小官復出又再復出的毅力,在台灣長跑界幾乎無人能及。他們的事跡和往事,請教稍微資深的跑者就知道了。五年後的吳文騫騎著機車在幫跑者指揮交通,顧前顧後的忙著,大家做何感想呢?是他欠你的嗎?

真正愛台灣,真正愛台灣的長跑發展,就不該棄養這個近十歲大的孩子。『稻草人基金會』前年還撥了經費贊助,共同承辦了當年的梨山馬拉松,今年卻又挑了相近的日期與地點互別苗頭。同樣是我們台中縣的轄區,一定是規劃或溝通出了問題。

幾年前的北二高開通馬拉松,至今馬友們仍時常津津樂道。今年的中二高,看起來各個像外來的自殺炸彈客,破壞本土生態,參賽者的用意卻只是單純得為了填滿自己的馬拉松計數盒;而另一造也只是為了計票箱。我們對台灣馬拉松的所有付出,已被無知地踐踏。

我即將從戰場上退下,但仍將和往年一樣,攜帶老伴在場邊檢視用心經營的成果。看到了這些現象,應該慚愧的,是你,也是我。


版權所有,請勿轉貼
稿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