孵蛋箱電子雜誌

檔案夾發表意見首頁


May 27, 2002

即將成為 2500 年來的第二個
馬拉松戰場──台灣

自由地區的馬拉松賽,主動投入加油的民眾一定百倍於選手。

我們這塊土地上,虔誠的民眾何只百倍於上千副的神豬公。

作者:馬修


有五點鐘起個大早赴行政大樓為人民服務的公務員嗎?一定沒有。那要做什麼呢?當然是睡覺了。至於那些穿起短褲跑步的,對不起!罵到你們了:『國難當前吃飽沒事幹?』是!是!是!小的真的沒事可幹,小的失業已經快兩年了。實際上,這塊土地上,不論穿長褲ㄒ恤、拿桿子打白球也打人的,還是著短褲不成器的,全都還私下各自吵鬧不休,又彼此大族群扭打成一團──理它、不理它,都不可收拾。

足球曾是我的最愛,跌入馬槽之後,又成為瘋狂的馬拉松擁護者。兩大運動的人口,說得誇張些,足足風靡了四分之三個地球。可是和很多事情一樣,怎麼樣也無法讓活在這塊土地、信仰堅定的大人小孩們為之瘋狂。一年到頭看不到幾顆足球在草地上飛;偶爾舉辦的馬拉松賽,這裡的人又偏偏喜歡下河道、上高山或封閉的高架道──原來他們都被罵怕了,變得不好意思,放下自由理念和知識分子的主張,識相地躲到沒人看得到的地方了,否則老人家、運匠、販夫走卒又要開罵囉!

前朝當政時,一度靈光乍現:『民主先生』終於參透民主真諦,透過媒體大肆報導發展足運計劃,之後又補上推廣馬運等等。披荊斬棘多年,苦草終將熬成涼湯。我拼命的踢、沒氣的跑,它信誓旦旦。我夜夜枕戈,隨時應召,以身相許,心中還不斷盤算良方,鼓動青年,十萬成軍。哈!哈!當然囉,很快就成了幻影!原因可能是某個參謀,看了某篇該死的文章,一時興起,又交代它的小參謀,來個看圖說故事,宣示德政仍在。故事說完了,伸個懶腰,當然又是睡覺去了,難不成像辜振甫、郝柏村兩老一樣,喜歡就上──粉墨登場,演它一齣?麥憨啦!也幸虧,誤入馬槽的朋友,掙扎中早已練就健挺的馬腳,愈發神勇起來。某個參謀變成某個董事長後,又變成……,管它變成什麼,干我何事?當然,我們又干它何事?那就別再提這些渣渣了(註一)

故事當然不能就這樣結束。本來十公里是我的極限,多出來的里程總讓我悔恨交加,邊跑邊嘀咕誤交損友,可憐朋友的祖宗八代被我拖了好幾公里長。直到有一天,我發現馬拉松的故事並不單純,也不是大家常提及的毅力、士兵、距離的敘述而已。我發現,它主宰了西方世界自由民主的源頭(註二)。從那一天開始,我的馬拉松成績突然進步了三四十分鐘。從此,正氣填膺、救世救難非大步邁開參一腳不可──我的勝利,猶如這塊土地的勝利。

自由地區的馬拉松賽,不管參賽人數多寡,主動投入加油的民眾一定百倍於選手(註三)。起初說不上來為何他們會如此熱情參與,尤其對假日一向晚起的他們來說,更是不可思議。偶然的一次際遇,讓我終於恍然大悟:

話說好幾年前,開車載兩位英國佬往正在大興土木的竹科的回程,經過了新竹縣的義民廟。當時正逢中元節大拜拜,虔誠的民眾何只百倍於上千副的神豬公。坳不過他們的要求,只好帶他們去晉見千斤大神豬,查一查故事的由來。固執的英國佬勤做筆記,反覆思考之後給我的結論是:『意義上有點像他們的馬拉松。不同的是,這兒仍停留在傳統祭祀活動;而西方的馬拉松經過幾千年後,已經蛻變成自由民主的精神信仰,深植人心。』且不論中元節的意義為何,因為我覺得他們不一定能真正了解。但是,他們的熱烈的馬拉松賽活動,與他們崇尚自由民主的信念畫上等號,是無庸置疑的。早期的馬拉松賽,一直是宣揚自由民主理念的一種實際行動,不上街當然不行,於是形成了城市馬拉松賽,代表著這個城市崇尚自由的精神,也向全世界展現了市民的活力(註四)

為了這塊土地,各種形式的戰爭戲碼,無時無刻在海峽兩岸上演,只是戰場仍然還在這塊土地上。為了這塊土地,各種形式的衝突、鬥爭,都風風光光上過了街,也都得到了歸宿;只有馬拉松的源頭──自由民主的宣揚上不了街頭,在千萬人中找不到宿主。

我懷著熱愛自由民主的心,我喜歡紮實地踩在我們的土地上,一步一步宣揚,一步一步祝福,所以我愛馬拉松。多一個夥伴,不管他是同行的跑友或是駐足加油的民眾,對我而言,都是最美麗的讚賞。我期待有一天,臺灣的馬拉松人不再只是一小撮相濡以沫的獨行者。

擴而言之,立足於這塊土地的上天子民,人口從二百萬發展到目前的二千多萬,經歷了半個千禧年,儘管大部分的人崇尚自由民主,在世界的舞臺上仍只是個失去尊嚴的弱勢團體。而在自由世界裡,各具慧眼的國際觀察家、政治領導者們,早就在默默地注視和祝福,注視和祝福這塊即將成為 2500 年來的第二個馬拉松戰場──台灣(註五)


(註一)
罵人時得輕鬆些,其實內心是很嚴肅的,主要用意是提供正反各面的反面,給各位對照。
(註二)
Discovery 頻道曾經製作過完整的馬拉松報導,我是在德國漢諾瓦的民宿家庭看到的,不知國內是否播報過。
(註三)如倫敦
Flora 馬拉松、巴黎馬拉松等,都有兩百萬民眾夾道參與。當然我們這裡是一向除外的,比例剛好相反(忍不住消遣一下自己)。
(註四)
911 兩個月後舉行的紐約馬拉松,就是他們信念的展現。我的兩位朋友,Roy Steele 3 小時 02 分,在馬拉松組排名 657Tony 4 小時 20 分,第 10928 名。
(註五)馬拉松平原之役,是史上民主力量迎戰君主極權入侵的第一個勝利
──憑著民主信念、以寡擊眾的勝利──奠定了 2500 年來西方民主的基礎。


版權所有,請勿轉貼
稿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