孵蛋箱網路日誌

檔案夾發表意見首頁


Tuesday, May 28, 2002

臺灣是否真的不適合發展長跑?如果純粹從氣候是否適宜的觀點來看,也許還有一點討論的空間。

事情當然沒有那麼簡單──那只是針對單一客觀因素而言。其實,我們思考這個問題時若著眼於臺灣的整體客觀環境,那麼結論可能會是:臺灣不適合發展任何體育項目。為什麼?不用我說,大家用膝蓋去想就很清楚了。

這麼說來,長跑在臺灣真的是沒搞頭囉?非也──如果臺灣的整體客觀環境不變,相對於其他運動項目,長跑可以說是最有搞頭的一項。

何以見得?

臺灣體壇的一個怪現象是:英雄出少年。但是這些意氣風發,潛力無窮的高中生一旦獲得保送進入大學,往往受制於外在因素(課業、就業、兵役等)而荒廢本身專長項目的訓練。四年下來成績普遍退步,能維持以前水準已是萬幸,能困知勉行不斷進步者,更屬鳳毛麟角。

等到畢了業,當完兵,也找到工作了,許多對運動不能忘情的人想要回過頭來專心練習,卻猛然發覺運動員一生中的黃金歲月,已無情地離他們而去,再也喚不回來!傷心之餘只好轉任教練,把希望寄託在下一代──然後不斷地重演同一齣臺灣運動員的悲劇。

長跑選手則不然,他們可以說是例外中的例外。因為他們體能的高峰期大約在 2535 歲之間;如果保養得宜,甚至可以延伸到 40 歲以上。『天賦不滅』,所以一個長跑人才即使飽經摧殘,在就業之後,只需一點決心,再加上適當的指導和保護(教練)以及同好的競爭和鼓勵(俱樂部),即可望迭創佳績,穩穩地登上跑步事業的巔峰。

因此,我們應該說:臺灣最適合發展長跑,只不過得靠跑者自力救濟罷了。

Posted by 英英美代子 at 11:55 PM


Sunday, May 26, 2002

今天的民生報有一則關於前跳高國手劉金鎗的新聞報導,看了既感慨又欽佩。幾年前我從任教於台中商專的前連襟張教授那兒得知劉國手中風的不幸消息,感到非常震撼與惋惜。

猶記得在田協工作的那一年,某日我正在為『中華田徑』編審一篇關於跳高的譯稿,劉金鎗推門而入。這下可好,我還沒找他他卻自投羅網來了,於是逮住他問了一堆譯稿中所涉及的技術性問題。他也不厭其煩,和顏悅色地跟我解說和討論──真是個溫文儒雅的田徑人。

也還記得當時的『體育世界』雜誌,曾刊登一張劉金鎗刷新跳高全國紀錄時的照片(林明源拍的)。他在相片中的英姿,讓我永生難忘:人已跑到橫竿前,正要踩最後一步起跳,上身挺直後仰,雙臂後擺,起跳腿已向前跨出;從他臉部的表情(張嘴瞪眼,緊盯住橫在額頭前上方的障礙物),可以看到一位運動員的專注、拼勁以及必勝的決心。下次回埔里,一定要想辦法把這張老照片翻出來。

劉金鎗人並不高,如果跳高以選手高矮分等級比賽,他鐵定是世界的頂尖好手。

劉金鎗,加油!

Posted by 英英美代子 at 6:13 PM


版權所有,請勿轉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