孵蛋箱網路日誌

檔案夾發表意見首頁


Friday, May 24, 2002

除了極極少數特異功能人士可以不論之外(您若想知道自己是否具有特異功能,強烈建議您不要把測試日排在馬賽當天),有經驗的跑馬者都知道,即使在涼爽的天氣下跑全馬,也應從第一個水站開始喝水(其實在起跑之前就該開始)。他們也知道,光喝水而不補充電解質(鹽份)和碳水化合物(醣類)是很危險的。運動飲料之發明,其目的就在於同時補充水、鹽和醣類,只不過目前台灣市面上的運動飲料大都太甜,喝下去較不易吸收。

一般來說,老鳥跑到水站,會先拿兩杯水,一杯喝下肚,另一杯從頭頂澆下順便淋濕上身,再拿一杯運動飲料喝下。(害您喝水喝到肚子痛?對不起忘了提醒您:平日跑超長跑時就應該自設水站『練習喝水』──喝水還須練習!說起來也只有在跑馬界才蘊育得出這種天方夜譚。)

所以常常可以在馬賽的第一、第二個水站看到一堆人擠在那兒分辨哪杯是水哪杯是運動飲料,因為這兩種液體總是裝在同樣的杯子堙C可是在兵荒馬亂之中,喝錯、澆錯的情況仍所在多有。我在去年的台北馬拉松就幹過這種糗事,把一杯運動飲料淋了一頭一臉和一身。

所以如果承辦單位能夠用不同顏色(如白色跟紅色)的杯子分別裝清水和運動飲料,並在秩序冊中預先說明,將是一大便民措施。

或者乾脆好人做到底,清水以瓶裝水供應,運動飲料則提供鋁箔包。跑者抵達水站,一手一樣,幹了就走,既不會搞混,又不會濺失,更不必擔心撞到人或被人撞到,豈不一舉數得?

Posted by 英英美代子 at 10:18 PM


Thursday, May 23, 2002

我曾經有過一個夢想:在埔里能高瀑布的山腳下弄一塊 100 甲以上的土地,在上面搞一所另類學校。

學校沒有圍牆(所以任何人在任何時候都可以進來活動,只有兩樣:一、不准烤肉;二、不准在跑道上逛大街。違者狼犬伺候),校舍疏疏落落。教室沒幾間,但是該有的絕對少不了:圖書館、實驗室、運動傷害防護室、全天候跑道、紅土及硬地網球場、多功能體育館,以及在校區四周森林堹S別規畫的一條沒有十字路口,由枯樹葉和木屑鋪成的越野跑道。

每個年級只有一班十來個學生,甚至不分年級隨時機動編班上課。沒有考試,不寫作業,只有課堂討論和每年一次的研究報告。學生全部住校,自小學至博士班皆可免試直升。

學科不論,清晨慢跑(當然是在森林中的木屑路上跑)為每人每天的必修課程,加上每人每天的必選體育項目(長跑、網球、桌球、體操等),可以保證個個擁有過人的體能。

什麼?教育部不會承認這所學校?──其實,這所學校甚至可以考慮不頒發學位,這樣的話,也就不會稀罕官方的認可了!

什麼?這只不過是服務少數富家子弟的『貴族學校』罷了?──對不起剛剛沒說清楚。學生來校就讀,只要人到即可,其他東西(包括每人一台 P415 吋螢幕筆記型電腦、T3 線路)通通由校方免費供應,不用繳學費、雜費、服裝費、書籍費、代辦費、保險費、住宿費、伙食費、公物損害賠償預付費以及新台幣五千萬的押金。

什麼?有錢有勢的家長將透過各種關係把孩子送進來?──關於這個問題,我早已想好對策了,不過得先鄭重聲明:是樂透彩抄襲我的點子,不是我抄它的。辦法是讓所有來申請入學(沒有資格限制,所以當然也歡迎老外和 ET只要他們能通過入出境管理局這一關)的學生和家長參加一年一度的嘉年華會暨樂透大摸彩。中籤的幸運兒可立即辦理入學,槓龜的朋友也不必灰心,待明年仍可捲土重來。

強迫您聽了一大堆個人的夢囈,主要是因為我忽然想到:其實將來協會開成立大會選舉會內各組跑腿時,倒是可以考慮採用以上的辦法。

Posted by 英英美代子 at 1:40 PM
Edited by
英英美代子 on June 28, 2008


Wednesday, May 22, 2001

昨天的中國時報登了一篇文章,教民眾如何爬樓梯以達到健身的目的。應注意事項雖然列了一堆,奇怪的是獨獨遺漏了最重要的一項,就是『樓梯可以爬,但是千萬不能下』。

就算您有超強健的膝關節,也承受不了連下十數層樓所遭受的衝擊。可憐的市府員工,正逐漸掉進重力的陷阱而不知。我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各大醫院的骨科人滿為患的景像。

只能上不能下,豈不是甭練了?非也,上還是照上,下則可以搭電梯。(什麼?沒電梯可搭怎麼辦?別問我這個問題。)

對於跑者來說,跑樓梯(叫我用爬的?開什麼玩笑!)更是只能上不能下,而且必須穿避震性特佳、超穩定(轉彎時不會左右幌動)的鞋子(這種跑鞋幾乎可以說並不存在),否則您等於是在自找麻煩。

平常想練腿部肌力,最好在郊外找一處車輛稀少的直道坡路(快跑上慢走下),或在健身房練。除非不得已(譬如說您住在嘉南平原靠海的城鎮,山坡路屬於稀品,也無健身房可去),盡量不要跑樓梯。

Posted by 英英美代子 at 8:10 PM


Tuesday, May 21, 2002

剛剛所發生的『小官事件』,令我非常激動。我有很多話要說,但是卻不知道如何說,所以我還是不要說好了……

Posted by 英英美代子 at 6:00 PM


Monday, May 20, 2002

上禮拜談到『跑步哲學家』George Sheehan,使我想起十一、二年前我在 Runner's World 雜誌讀到他寫的一篇運動醫學專欄文章,從他那塈菬魽]當然他也是跟在這方面比他專業的專家抄來的)一帖專治慢性肌肉傷害的妙方。

方名叫『深層按摩』(deep massage)。實施方式:令患者臥於地,用您的手掌跟部按住患者疼痛之處,讓全身重量灌注於該點,以與受傷肌肉纖維成 90 度角的方向用力搓揉,就跟您做荷葉餅時在揉麵一樣。用多少力?如果您不能讓患者痛得哇哇叫搥地求饒,那麼效果將大打折扣。

為什麼這一付藥具有神效?因為肌肉拉傷後如果處置不當,受傷部位的肌纖維容易絞在一起,即使經過長期的休養也無法自動解開。試想,一條由眾多細綿線編成的綿繩,您越順著綿線的走向去拉它,它繃得越緊;如果您換個方向橫著搓揉,即可輕易將它弄散。深層按摩的妙處就在這堙C

說來也真巧,讀了 Sheehan 的文章不久,我在台北國軍英雄館的一次演講會中和大學同學『鍋巴』不期而遇──他籃球打得超棒的,是我們系隊的當家中鋒。老同學見面當然得敘敘舊,聊著聊著提到他一年多前打保齡球時拉到左邊大腿後肌(想不到吧),一直沒好,頗為困擾。我二話不說,把他拖到一邊叫他躺下,為他做深層按摩。當然,馬殺雞過程當中免不了傳出陣陣鬼哭神號,不在話下。完事之後,要他回去請太座以同樣方式,每天幫他馬一次。

此後每次見面,他總不叫我的姓名,只呼我為『救命恩人』,我懷疑他是不是把我的名字給忘了。


補記:『深層按摩』只適用於慢性運動傷害。筋肉一旦拉傷,當下必須完全靜止並實施冰敷;此時若按摩傷處,將使傷勢更加惡化。切記,切記!

Posted by 英英美代子 at 08:35 PM


Sunday, May 19, 2002

酷哥: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拉麵:什麼奇怪的夢?

酷哥:我夢到自己報名參加梨山馬拉松了。

拉麵: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報不報名是你家的事,誰也管不著!

酷哥:我說的不是這個。

拉麵:那到底是哪個?

酷哥:有一天龍勳突然宣布停辦梨山馬拉松──不玩了。

拉麵:蛤?收了錢想落跑?

酷哥:沒有啦。報名費全數退還啦。

拉麵:這就是你所謂的『奇怪的事』?

酷哥:不是啦!就在大家議論紛紛之際,有人跳出來說要接辦。

拉麵:哦?是誰?

酷哥:你絕對不會相信──那個人竟然是酷哥我!

拉麵:你發神經啦?後來呢?

酷哥:自從我接辦以後,報名人數急速攀升,最後居然突破一萬大關。

拉麵:開始有一點奇怪了。後來呢?

酷哥:中間的情節已經忘了。我只記得結局。

拉麵:快放!

酷哥:比賽當天,本來答應來鳴槍的貴賓放我鴿子,我只好親自出馬;可是發令槍一直打不響,讓眾馬友多練了好幾趟漸速跑。到了第五次打出空包彈,馬友們已經不耐煩了,就繼續往前跑不再回頭。

拉麵:也難怪他們。然後呢?

酷哥:不知怎麼搞的,我突然發現自己站在起跑點前面不遠的地方。只見一萬名跑者正對著我衝過來。就在快被千軍萬馬踩扁之際,我猛然想起忘了丈量里程,忘了安排水站、海綿站和補給品,忘了設折返點──最要命的,忘了部署醫護人員──最後只聽見自己慘叫一聲驚醒過來,一身冷汗。

拉麵:夭壽哦!你整天不幹活兒腦袋婺邞犖优O些跑步長跑步短的東東,遲早會出事情。我看明天一早我還是陪你去榮總精神科掛門診吧!

Posted by 英英美代子 at 5:01 PM


版權所有,請勿轉貼